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环亚集团

时间:2020-02-27 10:45:12 作者:-欢迎您! 浏览量:93635

AG非凡同享💰【6ag.shop】💰环亚集团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见下图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如下图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如下图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1张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如下图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2张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见下图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3张

环亚集团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4张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5张

小人论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环亚集团 相关图片 第6张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环亚集团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2.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3.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

4.小人论。

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小人论小人论小人论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环亚集团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环亚官方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环亚客户端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

ag注册充值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

锦海国际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

星空棋牌

小人论....

相关资讯
澳门凯时官网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

云顶娱乐游戏官网

世间固多君子,然亦不乏小人也。自夫子发“难养也”之叹,千载之下,小人嘴脸乃不鲜见焉。举目观之,其身或充斥于庙堂之上,或肆意于闾阎之间,光鲜则金玉其外,龌龊则败絮其中,确乎难养之至矣。小人之为物也,在于其非奸即邪,非邪即恶,非恶即拐,非拐即丑,非丑即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矣。其生存之道无外乎长于攀附,善于伪装,趋炎附势,笼络朋党,罗织诬陷,为害善类,欲壑难填,甘于自轻自贱云尔。善妒乃小人之本性,常以己戚戚之心度人坦坦之腹,不乐成人之美,诽谤诋毁,纠缠不休,虽杀鸡取卵亦无所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焉。尤当悚惕者,虽为小人,却以君子之面目饰之,故颇难戳穿之。凡读金庸《笑傲江湖》者,皆知“君子剑”岳不群即此等人也。予窃以为,君子小人之分野,在于其有虑事虑人之别。夫君子虑事也,殚精竭虑,披肝沥胆,上下求索,虽九死而不悔焉,安有余力虑人不已哉。小人则不然,虑人为其长技,口蜜于人前,腹剑于人后,常存整人之心,屡设整人之计,煽阴风于暗处,点鬼火于密室,出人之所不意,攻人之所不备,故每每得逞其志焉。谚曰:“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故小人可恨,小人可畏,小人宜远,小人宜拒。又以其卑鄙暗弱,终难掌控全局,故搬石击足、引火烧身者不乏其人,身败名裂为天下笑。故长者亦嗤之悯之,当世遂有亦当宽容小人之高论存焉。翻译:人世间固然多有君子,但也不乏小人。自孔夫子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感叹,已经有两千多年过去了,小人们的嘴脸实在是仍然屡见不鲜。抬眼看去,小人们或者充斥在各级机关之中,或者横行在街市人流之间,看起来非常光鲜其实却是貌似不凡,内里却是品质卑劣非常糟糕,确实称得上是难养之至了。小人的为人处事,就在于他们不是奸人就是邪人,不是邪人就是恶人,不是恶人就是拐人,不是拐人就是丑人,不是丑人就是伪人,像这个样子的有许多种,很多很多。小人的生存之道不外乎擅长攀附权贵,精通伪装之术,惯会趋炎附势,善于朋比为奸,插圈设套诱人上当,成心祸害善良之人,他们的私欲极度膨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甘于自轻自贱之类而已。喜欢嫉妒他人是小人的本性,他们常以小人的戚戚之心来揣度别人的坦坦之腹,而且不愿意成人之美,经常暗箭伤人,纠缠个没完没了,其行为虽近乎杀鸡取卵而在所不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极端的手段不拿出来使用的。尤其应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内里虽是小人,却往往以君子的面目来打扮自己,所以那些小人很难被人揭穿真相。相信凡是读过金庸武侠名著《笑傲江湖》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就是这类人。我私下忖度,划分君子和小人不同的范围,在于有着君子虑事和小人虑人的区别。君子琢磨事,能够做到用尽精力和心思,开诚相见,上下寻求探索,做到了虽九死而不悔,哪里有多余的精力捉摸人不已呢。而小人却不同,捉摸人是他们最擅长的技能,他们在人前口甜如蜜,在背后却怀着一肚子害人的鬼主意,经常存着整人的黑心,屡次设下整人的诡计,在暗处煽动阴风,在密室点燃鬼火,能够出人不意,攻人不备,所以往往能够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俗话说:“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所以对君子来说小人很可恨,小人很可怕,应该远离小人,应该拒绝与小人为伍。可是又应该看到由于小人的卑鄙愚懦,最终在事情闹大以后很难掌控全局,所以诸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取毁灭的都不缺乏这种人,落得个地位丧失、名誉扫地为天下人所耻笑的结局。所以那些修养深厚的忠厚长者也对小人的种种行径持蔑视和怜悯的态度,现在于是便有人提出了也应当以恻隐之心宽容小人的高论。

作者:550708491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