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环博国际账号注册

时间:2019-12-08 13:04:47 作者:万博取款流畅q 浏览量:96061

环博国际账号注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见下图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见下图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如下图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如下图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如下图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见图

环博国际账号注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环博国际账号注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1.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2.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3.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4.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环博国际账号注册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888真人网址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hjc黄金城官网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博金冠网址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凤冠娱乐官网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新四喜娱乐平台

西宫伸幸教授专访:发展氢能社会选燃料电池or氢发动机?磁制冷技术今后的难点在哪里?....

相关资讯
总统娱乐场 澳门

在IFAM2019—新材料产业与技术投资促进国际论坛上,日本氢能领域顶级专家西宫伸幸教授出席并作精彩演讲——《发展氢供应链以实现未来氢能社会》。会后,材料委天津院对西宫伸幸教授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氢能社会、磁制冷技术、液化氢存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Interview专访直击 Q1:日本即将进入氢能社会普及阶段,目前日本加氢站数量100余个,距离2030年建设900个加氢站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日本氢能发展的实际情况会如实按照路线图所规划的方向走吗? A1:氢燃料电池战略规划图中的数字目标主要分为国家制定和企业制定,国家制定的数字目标一般都比较大,难以实现;企业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如期达成。比如东京奥运会时,日本要运行100辆燃料电池大巴,这个项目是由丰田来做,因此较易达成。此外,日本有一个组织叫HYSUT(氢供给利用技术协会),HYSUT积累了一些关于加氢站、燃料电池汽车的实际应用技巧,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信息共享。HYSUT发布的一些加氢站的数字目标大体上都是可以完成的。Q2: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氢能社会应该走哪条路?燃料电池还是氢发动机? A2:目前燃料电池比较有优势,但存在着成本高的问题。为了达成2030年氢气30日元/Nm³的目标并扩大市场规模,光靠燃料电池或氢能发电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应该是燃料电池和发电机组相互配合,比如丰田的Mirai就是将燃料电池和蓄电池有效结合,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所以未来发展氢能社会,是两个都需要而不是二选一。Q3:将磁制冷技术应用于氢能的想法从何而来? A3:磁制冷技术的灵感来自NIMS(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沼泽,沼泽研究这项技术已经很久了,但只停留在基础研究,而我们的研究则是倾向于产业化,为液化氢的产业化做准备。Q4:液化氢的临界熔点极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也需要同等温度的环境,如果发展液化氢该如何保存? A4:保存液态氢需要一种双层结构的“真空保温瓶”,就像喝热水的保温杯一样。内部有真空层,可以有效地保护液态氢气,不让外部的热量侵入内部。即便如此还是会挥发,从而导致内部热量上升,我现在做的研究就是将挥发的氢气进行二次液化。这样就可以长期保证液化氢的液体状态,也不会侵入太多热量。Q5:磁制冷技术今后会遇到的课题? A5:现阶段的课题是成本问题,我们必须要向课题组委员会展示该技术在3、4年后成本下降的程度;未来会遇到的课题是磁性材料和磁铁,即如何制作性能良好的磁性材料和高性能磁铁。这两个课题是今后会遇到的难点,现在我们是在已有基础上进行研究;3、4年后会加入新的元素进行研究;7年后我们会开始做最终版本;到了10年后这个研究课题应该就会结束了。Q6:国内外有很多人不看好氢能,经常拿安全性和成本问题做文章,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6:肯定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比如东京电力就非常反对氢能,东京电力主要靠电营生,肯定不希望发展氢能。当然还有对氢能不了解的人就会拿安全性来做文章,认为氢气很危险,说氢气危险的话难道汽油不危险吗?汽油引起的事故比比皆是。氢气也不是说绝对安全,将危险性降到最低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所以安全性不是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反对是因为福岛核电站爆 炸事故,但那次事故不是因为核电站有问题,是沸水堆有问题。燃料棒外层包裹着锆,锆与水蒸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氢气,如果不用沸水就可以避免锆与水蒸气的直接接触。一般人会将核电站的危险性和氢气的危险性相混淆,所以认为氢能不安全。Q7:中国与日本在氢供应链上合作的可能性? A7:中国在制氢方面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如果将来能使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制氢,合作的可能性将比较大。....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