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6ag.shop💰: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地狱之旅夜行动物侏罗纪公园文章阅读
  • 水形物语: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谍影特工幕后玩家绝地战警文章阅读
  • 开心超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第二梦蚁人四大美人之昭君捉鬼文章阅读
  • 南泥湾:与恐龙同行一眉道人鲁滨逊漂流记靓女差馆文章阅读
  • 木乃伊归来:五福星撞鬼银河护卫队温柔地杀我医生文章阅读
  • 捍卫者联盟:杀手蝴蝶梦外公芳龄纵横四海网红杀手文章阅读

最新博文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6ag.shop】💰

    2017年7月1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作出一审判决。记者了解到,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禹某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苏德某某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王某立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杨某光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新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哈某某根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杨某原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经法庭审理查明,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在正蓝旗洪图淖尔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290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1只及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水禽60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杨某原为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欲运输涉案天鹅,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李某新、杨某光在乌拉盖管理区郊外采取投毒的禁用方法毒杀、捡拾赤麻鸭8只、云雀96只,小短趾百灵8只,百灵鸟145只,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一只。法院认为,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四被告人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属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事先预谋,积极实施,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原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为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到达投毒现场,欲运输天鹅死体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未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某原属犯罪未遂,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毒死赤麻鸭8只、小短趾百灵8只,云雀96只、蒙古百灵145只,属情节严重,四被告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狩猎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杨某光、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的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一款之规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光构成非法狩猎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某新构成非法狩猎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正蓝旗人民法院根据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2017年7月1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作出一审判决。记者了解到,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禹某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苏德某某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王某立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杨某光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新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哈某某根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杨某原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经法庭审理查明,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在正蓝旗洪图淖尔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290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1只及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水禽60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杨某原为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欲运输涉案天鹅,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李某新、杨某光在乌拉盖管理区郊外采取投毒的禁用方法毒杀、捡拾赤麻鸭8只、云雀96只,小短趾百灵8只,百灵鸟145只,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一只。法院认为,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四被告人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属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事先预谋,积极实施,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原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为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到达投毒现场,欲运输天鹅死体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未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某原属犯罪未遂,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毒死赤麻鸭8只、小短趾百灵8只,云雀96只、蒙古百灵145只,属情节严重,四被告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狩猎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杨某光、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的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一款之规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光构成非法狩猎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某新构成非法狩猎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正蓝旗人民法院根据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2017年7月1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作出一审判决。记者了解到,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禹某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苏德某某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王某立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杨某光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新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哈某某根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杨某原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经法庭审理查明,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在正蓝旗洪图淖尔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290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1只及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水禽60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杨某原为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欲运输涉案天鹅,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李某新、杨某光在乌拉盖管理区郊外采取投毒的禁用方法毒杀、捡拾赤麻鸭8只、云雀96只,小短趾百灵8只,百灵鸟145只,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一只。法院认为,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四被告人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属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事先预谋,积极实施,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原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为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到达投毒现场,欲运输天鹅死体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未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某原属犯罪未遂,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毒死赤麻鸭8只、小短趾百灵8只,云雀96只、蒙古百灵145只,属情节严重,四被告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狩猎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杨某光、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的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一款之规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光构成非法狩猎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某新构成非法狩猎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正蓝旗人民法院根据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2017年7月1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作出一审判决。记者了解到,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禹某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苏德某某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王某立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杨某光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新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哈某某根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杨某原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经法庭审理查明,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在正蓝旗洪图淖尔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290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1只及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水禽60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杨某原为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欲运输涉案天鹅,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李某新、杨某光在乌拉盖管理区郊外采取投毒的禁用方法毒杀、捡拾赤麻鸭8只、云雀96只,小短趾百灵8只,百灵鸟145只,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一只。法院认为,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四被告人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属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事先预谋,积极实施,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原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为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到达投毒现场,欲运输天鹅死体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未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某原属犯罪未遂,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毒死赤麻鸭8只、小短趾百灵8只,云雀96只、蒙古百灵145只,属情节严重,四被告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狩猎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杨某光、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的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一款之规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光构成非法狩猎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某新构成非法狩猎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正蓝旗人民法院根据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2017年7月1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作出一审判决。记者了解到,法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禹某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苏德某某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王某立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杨某光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被告人李某新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哈某某根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杨某原犯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千元。经法庭审理查明,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在正蓝旗洪图淖尔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290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1只及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水禽60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杨某原为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欲运输涉案天鹅,意志以外原因未能得逞。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李某新、杨某光在乌拉盖管理区郊外采取投毒的禁用方法毒杀、捡拾赤麻鸭8只、云雀96只,小短趾百灵8只,百灵鸟145只,严重破坏了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一只。法院认为,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四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四被告人猎捕杀害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属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苏德某某格事先预谋,积极实施,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某立、图布某某力吉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图布某某力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原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为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被告人禹某永提供交通工具,到达投毒现场,欲运输天鹅死体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未遂)。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某原属犯罪未遂,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违反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使用禁用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毒死赤麻鸭8只、小短趾百灵8只,云雀96只、蒙古百灵145只,属情节严重,四被告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二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狩猎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禹某永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某立、杨某光、李某新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杨某光、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光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一支,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哈某某根、李某新明知涉案的天鹅死体是犯罪所得而予以窝藏,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一款之规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李某新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属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禹某永、王某立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杨某光构成非法狩猎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李某新构成非法狩猎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以数罪并罚。正蓝旗人民法院根据禹某永、苏德某某格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