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古诗八百首

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

时间:2019-11-14 17:03:50 作者:姚记娱乐网址选择 浏览量:27241

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见下图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见下图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如下图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如下图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如下图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见图

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1.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2.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3.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4.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神话娱乐澳门怎么样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澳门除湿机厂家推荐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利来w66平台官网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利来网址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十大博彩公司排行官网

周鸿祎第二春:拥抱手机硬件领域....

注册即送好莱坞会员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相关资讯
澳门太阳城黄色网站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澳门面包机设计公司

  曾被质疑不懂手机的红衣教主,怎么做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9月底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大佬云集。会议间隙,周鸿祎拉着苹果CEO库克介绍奇酷手机。很多人都在猜测,库克到底对周鸿祎说了些什么。

  画面的重点在于,周鸿祎终于如愿成为一个手机品牌的主人。从今年5月宣布确定“奇酷”的名字到8月底推出三款新机,45岁的他再次站在起跑线上。小米初露头角时,周鸿祎就曾打造特供机,只是后来被他叫停。

  但是周鸿祎的二次起跑也称不上顺利。他为了做手机,精心挑选了酷派作为合作伙伴。虽然当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组合,周鸿祎却力证幸福感爆棚。不久,乐视掌门贾跃亭横插一足,买下酷派集团18%的股份。周鸿祎碍于新机尚未面世隐忍未发。

  9月初,360突然宣布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后者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360官方称,此举目的是“希望酷派立即停止违反合资协议的行为,停止其与竞争对手乐视资本合作后对合资公司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至此,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

  事发后,酷派和乐视官方三缄其口,360却以受害者的姿态步步紧逼。双方最终以360增持奇酷至75%的股份而和解。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真正的安全还需要时间。

  唯一的选择

  周鸿祎很早看到互联网手机的趋势,却没有下决心投入。在叫停特供机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为此纠结。身边的人对他做手机也都持反对和讽刺态度,觉得他吃饱了撑的,没事跟雷军打架,什么便宜也占不到。况且,做手机的最佳时机可能已经错过。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承认,自己对手机的情结太重了。

  他自诩是个理想主义者,做很多事情不是从商业角度出发,而是一直在追求成就感。BAT纷纷通过投资或并购来构建一座商业帝国,360的体量受限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是这也不是周鸿祎的兴趣所在。

  周鸿祎把未来的互联网机会锁定在两个方向,一是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比如O2O;二是IOT,即传统硬件被智能化、联网化和云端化。他感兴趣的正是后者。智能化的硬件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车联网、可穿戴和智能家居都将是硬件公司的必争之地。谁能将软件、硬件和服务很好地结合,谁就将代表未来。其中,手机必然是无法脱离的核心连接点。360做摄像头、儿童手环等硬件,都需要通过手机来操控和服务。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360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手机也几乎是唯一可选的方向。360在移动互联网忽视了内容的建设,PC时代的工具思路受到挑战。做内容也是有基因要求的,周鸿祎知道自己的长处还是在于产品和创新。手机既是最基本的入口,也是契合他的理想诉求。而且他认为,每个产业每隔五年就会有一次新的变化,手机更是如此。拿到入场券,才有机会寻求变革。

  PC时代,口无遮拦的周鸿祎四处树敌。相比之下,他做手机心态要平和很多。乐视入股酷派的事件发生后,周鸿祎虽然在微信和微博发泄怒火,但是很快平息。他私下与贾跃亭交涉,俩人还曾短暂地达成一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周鸿祎有战神之称,但与贾跃亭之前并未交火。乐视股东名单上有过360的名字,360影视大全则为乐视网内容输送流量。贾在周眼里是枭雄,“在资本架构上,他比我能干。”但这些都不是360与乐视关系走向的决定因素,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小米。

  周鸿祎曾态度坚定地表示,“他(贾跃亭)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看得出来,周鸿祎在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之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出于对硬件的敬畏。

  向硬件规律妥协

  “做手机是未来五到十年的计划,我们要想下一代手机是什么?”作为晚一步进入手机圈的周鸿祎,对团队的要求是要多往前看几步。他鼓励大家多追求极致、有亮点的产品,而不是考虑低价和数量。

  从奇酷发布的三款手机中,能看到周鸿祎一贯注重用户体验和对产品的严苛。比如解决拍照问题的双摄像头方案,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采用了彩色加黑白的夜视智慧双摄。大概的原理是,彩色摄像头捕捉色彩信号,黑白摄像头负责识别细节轮廓,再加上双倍的进光量提升暗光条件的拍照效果,提高拍摄细节。这个设计算是奇酷的一个突破。

  但是做软件出身的周鸿祎在面对酷派的硬件团队时,也曾遇到阵痛。他甚至被质疑不懂手机。

  当他提出手机拍照功能为什么差到不如卡片相机时,回应他的是一串笑声:“传感器和镜头都不够大。”周又追问,为什么不把卡片机的这两个部件用在手机上?对方笑得更大声了:“当然不行,因为手机太小。”

  了解周的人都知道,他在360是霸道总裁,虽然他从来都禁止团队以“总”称呼。对产品周鸿祎始终有强烈的掌控欲望,至今基层的产品经理因为一些失误会遭到他的痛批,甚至会被骂娘。很多人坦陈,“老周人很好,但是跟他合作有时候让人崩溃。”

  但是面对硬件团队,他会收敛很多。他的姿态是以鼓励为主,充分放权。他会花一天时间教奇酷CTO祝芳浩如何发微博,与用户互动。祝此前是酷派电商品牌“大神”的CEO,在酷派工作十多年。

  如果你听闻周鸿祎聊过做硬件的几个坑就会明白,其实更多时候他是在向硬件生产规律妥协。

  2012年做特供机失败后,360转而通过随身WiFi、路由器、儿童手表等轻量级产品找做硬件的感觉。特供机让周鸿祎明白,做硬件是“铁人三项”,硬件、软件加互联网服务缺一不可。但是过去他回避了自己做硬件。

  真正扎进去做他才发现,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巨头都做不成硬件,症结在于基因。“跟你做软件的游戏规则完全不一样,硬件有它自身的客观规律,里面有很多坑。前前后后,我为此交了几亿元的学费。”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

  最基本的是,硬件不可能像软件那样快速迭代,一旦成品出来,想改至少需要六个月的周期。这是做软件出身的人最不适应的。因为他们习惯了随时处理Bug,每天自动升级。周鸿祎还提醒所有硬件创业者,一个产品不做到三代是没办法找到感觉的。

  对于周鸿祎来说,做硬件最难受的是供应链和库存。“软件出现问题,熬两个通宵突击一下,但是硬件的供应链出现问题,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干着急”,“假如你很乐观,按一百万备货,结果却卖不掉,就会形成一百万库存,它像杠杆一样可怕。你不但赚不到钱,亏也亏死了。很多创业公司就死在库存上”。

  对此,周鸿祎已经有了切肤之痛。奇酷旗舰版原定9月中旬上市,但由于双摄像头调校费时费力,初期良品率低,被迫跳票到10月13日。之前360行车记录仪预售时拿到了用户的定金,因为更换产品方案造成延期上市,为此,周鸿祎拿出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安抚用户。

  这导致周鸿祎对工期延长非常敏感。他也不避讳这一点:“我有时候对工期比较敏感,我比较着急。”

  总之,再次起跑的周鸿祎要想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智能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敢·爱语录

  “别人的不理解,竞争对手的攻击、巨头的打压、自己团队不给力,很多时候让我挺有挫败感。什么事让我觉得兴奋呢?就是摔一跤后,有人跑来跟你谈一个想法,你发现产品一个点,还是会让我激动。”

关注爱透科技公众号,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