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AG积分

时间:2020-02-28 02:46:49 作者: 浏览量:56585

AG非凡同享💰【6ag.shop】💰AG积分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见下图

AG积分 相关图片

庄家马明哲列传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 如下图

AG积分 相关图片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庄家马明哲列传

如下图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1张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如下图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2张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见下图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3张

AG积分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4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5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AG积分 相关图片 第6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AG积分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

庄家马明哲列传

1.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2.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3.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4.庄家马明哲列传。

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庄家马明哲列传庄家马明哲列传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AG积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环亚集团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澳门线上威尼斯娱乐平台

庄家马明哲列传....

真人金花

庄家马明哲列传....

环亚集团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

亚美am8

庄家马明哲列传....

相关资讯
广东快乐十分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

金狮贵宾会软件下载

马公明哲者,吉林人氏,早年丧父,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哲年少时,烈日耕农田,星月烫作坊。夜半醒,见母劳作影而泣,指天誓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及其长,供职于湛江八甲水电厂,少言语于同袍,旁人奇之,引荐乡府通讯员。公元1983年夏,转职于深圳蛇口之马夫,方见大千世界。      蛇口乡绅袁庚,见明哲,大惊曰:“此乱世之战将,盛世之商才也!”委其筹办平安保险,遂走上富豪路。      民风未开,业内一家独大,无出其右。明哲见保险业暴利可图,乃叹曰:“不入此行,不知天下财富何其多也!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 左右皆笑,以为玩笑尔。      平安为我朝利器,人呼之为“国企”。明哲入主,曰“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左右曰:“此器非常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恐不合君意!” 明哲笑曰:“诸公只知其表,安知其心也!”遂以乾坤大揶移,平安尽收其囊中。左右皆拜服。      明哲既收平安,跻身富豪之列,心尤不平,更欲赴港上市圈钱。左右惊曰:“不可!国企监管不严,而香港甚是精明,公今圈钱,恐日后为其所害。”明哲不听,挟天子,辅以利诱,公元2004年挂牌,圈钱数十亿,跃居中原首富。左右皆叹息。      健力宝之祝维沙,身陷囹圄,欲低价转让数千万法人股,明哲明言:“只值四元。”可见平安资产之劣,非外人所能想象。适逢我朝股市大涨,全民皆股。明哲大喜,转战上海,又圈钱数百亿,遂偿“吾必尽收天下之金银!”之夙愿。      正值明哲肆意狂放,不料美利坚次按,祸及其主汇丰。明哲大惊,护驾为上,竟重操故技,欲圈钱1600亿。左右脸如土色,劝告:“此举敛财太甚,刮民膏以自肥,恐遭天谴。”明哲义正严词:“商道乃非逐利而求义也,见主灭顶而不救,我岂非见利忘义之徒。”      明哲此言一出,举国震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浦发、联通之流唯恐落后,扬言圈钱若干亿。股民皆惊曰:“吾以为中国乃和谐社会,不想敛财如此!”众基民亦自危,恐为其所伤,纷纷赎回资金。明哲闻之,欲持绿卡乘机逃往美利坚,遁地于无形。      陕西秦岭,无股市涨跌之乱耳,却闻华南虎之出没。股民争奔走焉。问及其由,皆汪然出涕,曰:“伴虎之不幸,未若复炒股不幸之甚也。乡邻之炒股,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530夜半鸡鸣,‘大小非’横行,‘融资门’,唯有斩仓而逃,割肉而出,与吾相识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华南虎之来吾乡,虽鸡狗不得宁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圈钱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股民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圈钱之毒,有甚于是华南虎者乎!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屡有惊天动地者,然如明哲之圈钱绝伦者,未之有也。吾甚惜明哲之生不逢国,若在东瀛,安知灭日寇之流须用一兵一卒乎?自亡也。”(作者:文字洲)

....

热门资讯